肾炎的症状,红旗suv,小可爱-健康在线网,管理您的身体

频道:推荐新闻 日期: 浏览:290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举世誉之而不加劝,

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

-庄 周 《 逍 遥 游 》-

2019年8月17日,艺术家倪有鱼的创作个展于上海市余德耀美术馆开幕,这是他在中国大陆的首次展览,也是在国内第一个装置个展。

NI YOUYU

倪 有 鱼:∞

展期:2019年8月17日-10月20日(周一闭馆)

地点:上海余德耀美术馆 门票:免费

开放时间:10:00-21:00,20:00 停止入场

“倪有鱼:∞”,余德耀美术馆展览现场,2019

摄影:王闻龙

”Ni Youyu: ∞”, Yuz Museum, 2019

Photo by Alessandro Wang

今时今日,每一个寄生摩登城市的你我都在忙碌地活着,把自己安置在夙夜匪懈的秩序里,多半奔波生计,无暇追逐「远方」。如果抛开一切,送你半天时光,你选择如何消磨?公允地讲,我们这代人多半理想,骨子里掺杂着几滴不合时宜的古怪和浪漫,我们很容易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假如不考虑房贷车贷银行卡余额,倘若远离加班出差996,必定相当一部分人的文娱生活多姿多彩。高晓松口中的诗与远方、文青向往的宇宙、世界,普通人怎么能轻易够得着。而艺术你我却可以拥有,我们的归宿在这里,不在世界的尽头。

01

行 径 的 综 合

倪有鱼

这位生于1984年的艺术家在他30岁那年就被授予当代中国艺术奖“最佳年轻艺术家”的头衔,作品被布鲁克林美术馆、M+美术馆、DSL收藏及齐斯拉艺术藏品等机构收藏。“年少有为”、“青年才俊”这类形容词似乎不足以用来形容他在艺术上得天独厚的造诣。

“倪有鱼:∞”,余德耀美术馆展览现场,2019

摄影:王闻龙

”Ni Youyu: ∞”, Yuz Museum, 2019

Photo by Alessandro Wang

这次的展览与他以往的绘画创作跨度颇广却又密切相关,如同这场展的名称一样——“∞”在数值中代表着无穷无尽,最早由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提出。倪有鱼的作品也在时间维度上尽力向大家表现出 “去时效性”。

“倪有鱼:∞”,余德耀美术馆展览现场,2019

摄影:王闻龙

”Ni Youyu: ∞”, Yuz Museum, 2019

Photo by Alessandro Wang

存在主义者萨特曾言:“一个人不多不少就是他一系列行径;他是构成这些行径的总和、组织和一套关系。”我们每个人由我们看见的、触摸到的、感受到的世界组成,而此刻我们就是忠实的感受者。那面被投置于展厅正中央的巨大的“∞”墙,结结实实闯入我们的眼睛,在这一瞬间我们非常渴望着永远的安宁。

“倪有鱼:∞”,余德耀美术馆展览现场,2019

摄影:王闻龙

”Ni Youyu: ∞”, Yuz Museum, 2019

Photo by Alessandro Wang

同样,倪有鱼告诉我们,“∞”是他的第一个文身。在浩瀚的宇宙里我们的肉身和物质只是沧海一粟,而精神与思维却能永恒。他的名如其人,纷扰凡尘的世间没有将他的心灵束之高阁,反而使他从容自在地畅游在庄子所描绘的逍遥世界里。

02

绝 对 有 限

“倪有鱼:∞”,余德耀美术馆展览现场,2019

摄影:王闻龙

“Ni Youyu: ∞”, Yuz Museum, 2019

Photo by Alessandro Wang

美术馆二楼的展厅的入口呈拱门形状,是特意根据此次展览设计而成。站在展厅入口,眼前是闪烁不断的闪电和苍穹下的人间,我们大多数囿于琐碎的日常,迷失在乏善可陈的昼夜和轮回里,心里时常有着被绷紧一般的荡然无物之感,极少如这样造访过一道猝不及防的光亮。我们生活在有连续性的时间内,但我们试图在永恒的状态下生活,有一天也许我们能逃离尘世羁绊,飞向一片空濛,哪怕这个念头只在脑海中的平流层一闪而过。

倪有鱼,《艺术占领月球》,综合材料,2019,作品图片由艺术家惠允提供

在这座名为《艺术占领月球》的架子上,将世界各地引人朝圣的博物馆精雕细琢地扣在了月球表面,人类文明以这样浪漫的形式文化输出给外太空,怎么看都很诗意。星系与神像、天文学与神学碰撞在一起,宇宙与尘埃、天地与蜉蝣,都可以被容乃在这个方寸大小的瓶子里。说得附庸风雅些,像契诃夫的无往而不可爱的乐观主义。我们的身体局限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而我们的灵魂却可以追逐着包罗万象、无限无垠、永不餍足的爱。

《酒神》,余德耀美术馆,2019

这根乍一看形似权杖的作品是倪有鱼的“酒神”(Dionysus),笔直的铜竿,螺旋的纹路,顶层是古罗马时期的石膏肖像。不禁让人想起,早在尼采《悲剧的诞生》里,就用日神精神和酒神精神分别指代理性秩序和感性迷狂,显然艺术这一行为是天生偏向后者的,灵感上身,酒神附体的迷狂,会让脑海里的欲望爆发性地倾泻出来,再堆积成艺术品,呈现出一种奇妙的令人不安的美,就像爱慕之人的眼睛,深渊一样幽不可测,又迷人到充满诱惑。

倪有鱼,《伐木人》,综合材料,2019,作品图片由艺术家惠允提供

《木头人》和《伐木人》都暴露在空气之中,没有容器将其笼罩。其中《木头人》是父亲在1991年送给倪有鱼的礼物,上面还有他当年用彩铅涂画的痕迹。他偏爱这种有岁月痕迹的原材料,作品中也鲜少看到工业代工的痕迹,他笑称是否这应该算是环保之举,并且如数家珍似地提到自己的创作素材皆淘于世界各地的跳蚤市场、古董旧货店甚至街上随处可见的垃圾堆。“我从来不相信艺术家是一个创造者,最多也只是一个认知和观看的引领者。所有物质原本都在那里循环往复。”

倪有鱼,《滚下楼梯的裸女》,综合材料,2019,作品图片由艺术家惠允提供

《木头人》是父亲送给儿子礼物,那装在三个容器里的作品《滚下楼梯的裸女》就是更深层次的父子合作。父亲对倪有鱼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作为基础制图老师,父亲很小就引到他观察几何三视图,家里的许多家具也会自己动手制作。继承了父亲在这方面的天赋,倪有鱼的动手能力也很强,慢慢也会在父亲的协助下创作一些装置作品。“我们在五年里陆陆续续合作完成了几件作品,他不理解当代艺术,纯粹是热心肠地给他儿子帮忙。”

03

相 对 无 穷

“倪有鱼:∞”,余德耀美术馆展览现场,2019

早在上个世纪,法国实验艺术的先锋马塞尔·杜尚便将立体主义与运动相结合,力图通过观众的眼睛将运动和绘画联系在一起,而多年后的今天,当代艺术家倪有鱼隔山跨海又通过另一种方式将它们带到我们眼前,除开致敬的因素在内,他戏称也许更像是一种“挑衅”。有人引援柏拉图的理论说,天下事物我们早在先前的世界里见过,因此认识就是再相识。就像艺术是意象的、辽阔的、多元的,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之间的革新与创造,无不令我们即使身处局外也能感受到滚烫的继承。

倪有鱼,《卧游池》(局部),综合材料,2019,作品图片由艺术家惠允提供

对很多艺术家或是哲学家来说,最奢侈的好处就是,在旁人眼里,许多看起来不着边际的、不切实际的,虚耗精力的、浪费时间的东西,恰好却是他们的工作重心,也是一如既往坚持的。他们的工作就是去“想太多”,他们的内心有太多东西,决心要找到被人们忘却的小事物,他们可能内心有无数只飞蛾,自带趋光性,要去挖掘被普罗大众遗忘的情怀。站在时间末端,纵着历史的流淌,试图要抓住天方夜谭的想象,稍纵即逝的灵光,并且时不时地将它们挨个儿拎出来,给我们匆匆忙忙浮沉在现实里的人会心一击。

倪有鱼,《太阳系(诸神)》,综合材料,2019,作品图片由艺术家惠允提供

德语里有一个词叫做“Luftschloss”,意为“白日梦”,也可以理解为“美妙的遐想”。我们也许身处在不那么迷人的环境里,但只要还愿意竭尽全力去渴望、去想象、去仰望,依旧能看见那片绮丽的桃花源。

“倪有鱼:∞”,余德耀美术馆展览现场,2019

摄影:王闻龙

”Ni Youyu: ∞”, Yuz Museum, 2019

Photo by Alessandro Wang

搞艺术的往往属于高敏感人群,那种不太以孤独为苦的性情,即使独处也并不孤单,反而能静下心来贴近艺术。他们的疼痛阈限相对较低,也正因如此,在创作中所收获的快乐也远非常人所能及。倪有鱼的作品里也散发着这样的深邃,在宏观与微观下,一笔一划、一张一弛、一雕一刻之间,流淌着的是无垠的静谧和虚实间交相辉映的灼热。停下脚步看着它们,时间如同我们十来岁的那段日子一样,漫无尽头。

“倪有鱼:∞”,余德耀美术馆展览现场,2019

“旋转楼梯”同样也只是一种抽象的隐喻,它的意象是开放的,你可以想象它是一条基因链,一阵龙卷风甚至一枚螺丝钉。同样我们我们在面对中意的艺术品时也有自然而明显的无意识假设。

倪有鱼,《奥林匹亚》,综合材料,2019,作品图片由艺术家惠允提供

艺术品作为一种承载创作者内心世界的载体,虽然有些在表面上会迷惑人心,但最里层一定是诚实的,不掺杂虚与委蛇的目的和过分矫饰的欲望,能够给人带来灵魂深处的共振,引导人们进入不同的意识维度,牵起我们对自我的肯定与怀疑——究竟是永生得救,还是万劫不复?而不是单一地局限在固有的思维里,执著评判出非黑即白的定义。尽管艺术的时效性因人而异,但只要看完我们愿意持续忘却再丢弃,持续寻找和挖掘,这就是就是理想的作品,也是艺术家和人类互相依赖的循环。

“倪有鱼:∞”,余德耀美术馆展览现场,2019

奥古斯丁的《忏悔录》里提到过实际存在的既非过去,亦非未来,而只是现在。“过去事物的现在是回忆;现在事物的现在是视觉;未来事物的现在是期望。”这是他所谓三种时间的理论。

“倪有鱼:∞”,余德耀美术馆展览现场,2019

艺术和哲学总是息息相关、互相成就。但是它们都离不开生活本身,如果非要给艺术的存在下一个具体定义,那就是,它或许没法终结社会的矛盾,也不能窥尽人性的黑洞,但它却能在最大范围内给予人类最大的安慰。因为我们知道,那些掩埋到血液和眼泪都蒸发不了的情感,并不是只有能言善语的人才有。

监制:Cherie

撰文:Song 编辑:Anson 美编:Vicky

若你有半日闲暇你会选择做什么?

在评论区留言告诉我们

我们将选出10位读者

送上余德耀美术馆展览通票

Ps:以上多数照骗纯属找角度

现场如何,请自己到馆观看

热门
最新
推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