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币,CF手游,恶魔少爷别吻我

频道:国内时事 日期: 浏览:261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姜窈

1

一夜之间,一则以《某人气女星深夜参加不雅派对,已被当场逮捕》为标题的新闻以暴风之势席卷各大媒体,迅速登上了微博热搜的第一位,惊爆娱乐圈。

事件发生在某知名KTV的包厢内,据说当时的场面十分火爆,警察一出现,里面的人都吓傻了。虽然网上流出来的照片都给人脸打了马赛克,但广大网民还是凭借着一双双火眼金睛,认出了其中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正是女明星季璃。

季璃是谁?娱乐圈的顶级流量,微博粉丝8000万,在机场走一圈都能上新闻头条那种。其实她的风评一向都不好,非科班出身,演技辣鸡,却凭着一副绝色容貌迅速走红,换男朋友比换衣服都快,还都是一溜的鲜肉男神。

因此,这条新闻一出来,80%的围观群众都是深信不疑。

对此,季璃很想说,她喜欢帅哥不假,但是昨晚KTV里的那些人都是肥头大耳丑到爆,要多辣眼睛有多辣眼睛啊。

电话里,经纪人小何听到这话真是痛心疾首,道:“昨天晚上那种情况,你居然还有心思看他们长什么样,我真是得得坏服你了!”

“好说好说,”季璃“嘿嘿”一笑,道,“警察那边调查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还我清白啊?”

“基本没事了,今天再去补录个口供就行。公司这边也发了声明,不过鉴于你以前的形象,现在舆论对你还是很不利。这样吧,你先休息一段时间,等这件事情的热度过去再出来。”小何道。

没想到因祸得福,进了趟警察局居然还凭空多了个假期,季璃心里一阵窃喜,道:“补录口供的时候是不是需要律师在场呀,我看昨晚来的那位律师哥哥就很不错,你能不能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

“季璃!”小何对着话筒一通狂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这种时候了还想着撩汉,你脑子是不是缺根筋啊?!”

其实也不是季璃色欲熏心,实在是这位律师哥哥的出现实在太震撼人心了。

她在法国拍了一个礼拜的香水广告,昨晚刚刚返京,就接到了好友时婧的octupus电话,说是她新片的投资商是季璃的粉丝,特别想见她一面,现在就在KTV的包厢里等着。

时婧是季璃的高中同学兼多年好友,毕业于国内知名的电影学府,不过她运气差了点,这些年都不怎么红。这次难得有一位投资商力邀她担当女一号,她非常看重这个机会。季璃不忍心拒绝,咬咬牙也便去了。

谁知到了KTV,一推门,包厢里灯光变幻,音乐嘈杂,沙发和地板上到处上演着十八禁的火辣场景。季璃顿时目瞪口呆,石化在原地。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身后又是一声厉喝:“全部人蹲下,举起双手,不许动!”

好家伙,季璃没想到自己此生还能有幸亲眼见到这么一场雷厉风行惊心动魄的行动,真是与有荣焉!

不幸的是,身在现场的她也被当作涉案人员一并逮捕了。这是季璃平生第一次进警察局,刚刚那点小兴奋早就跑没边了,满脑子都在想,天哪,如果我被关进去了,是不是一辈子都看不到帅哥了!

半小时后,经纪人小何带着专业律师匆匆赶来。无边的黑暗和恐惧中,那人清秀俊雅,面如冠玉,穿着一身白衣黑裤,如神祗降临。

“我当事人于今晚19:40joy69才从法国抵京,这是她的出入境记录;另外,这是今晚皇冠KTV走廊里的监控视频,视频显示,我当事人只比警察提前两分钟进入包厢,根本没有参与此次案件。鉴于我当事人是公众人物,此事已经给她造成了极大的名誉损失,我要求立即释放。”

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说出这么一席冰冷而果决的台词,简直比TVB的经典警匪剧都要霸气侧漏。

季璃一瞬间就芳心沦陷了,觉着自己上礼拜甩掉那个小鲜肉的决定真是太明智了!

2

小何怕她又出幺蛾子,打死都不说出那位律师的联系方式。不说就不说,她自有办法!

三分钟后,季璃从公司法务部那里套出了律师哥哥的全部信息,沈淮南,华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现年25岁,业界顶级律师,打过的官司几乎从未败诉。

居然比她还小一岁,真是……太棒了!

季璃摩拳擦掌,迅速制定了一系列老牛吃嫩草的终极攻略。

一小时后,全副武装的季璃出现在华创事务所的前台,忽悠了前台小姑娘一通后顺利进入沈淮南的办公室。她四周打量了一圈,忍不住在心里暗叹,这办公室内的装潢也像他的人一样,清冷深沉,整洁有序,都是禁欲系的。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季璃迅速脱下身上的一整套装扮,只着一件火红色的吊带V领短裙,明艳动人的脸蛋和性感窈窕的身姿显露无疑。

她转过身来,看着门口的方向,美目流转,浅笑嫣然。

门缓缓打开,五六个男人齐齐走了进来,在看到这一幕的那一瞬间当场石化。

沈淮南就站在那群人中间,长身玉立,清朗俊雅,他看了季璃一眼,转身对其他人道:“一创智富通你们先出去,这个问题我们稍后再讨论。”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迅速撤离。

沈淮南抬眸看过来,嗓音低沉:“找我什么事?”

季璃眯着眼睛看了他几秒,迟疑道:”你是……”

沈淮南面色一冷,声音里似有隐隐的怒气:”我是你脚下这间办公室的主人。”

季璃恨不得拍一下自己脑门,怎么净想着制定计划,忘记把沈淮南的照片多看几眼了,如今竟然连本尊都没认出来,哎,真是本末倒置啊!

不过她反应很快,脸上又恢复了勾魂摄魄的笑容,柔声道:“沈律师,我刚刚一时眼花,还请你不要介意。昨晚多亏你及时出现救了我,我今天是来特意感谢你的。”

“不用,这是我的分内之事。我还有事,慢走不送。”沈淮南对着门外做了个请的手势。

季璃娇俏一笑,道:“沈律师干嘛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呢,其实我第一次见你便觉得有几分眼熟。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吗,上辈子的千百次回眸,换得今生的一次相遇,想来我们真的很有缘分,不如做个朋友如何? ”

谁知,沈淮南听话这话神情更加冷淡,语气里似有一丝嘲讽,道:“季小姐是名流巨星,沈某区区一个小律师,不敢攀附。”说完,便坐到一旁的真皮座椅上,从桌上翻出一叠资料,已然进影后奋斗史入了严肃的工作状态。

她思索片刻,一步一步聘婷走到沈淮南身边,斜靠在桌沿上,微微俯身看向沈淮南,胸前露出春光无限。

沈淮南察觉到她的举动,终于抬起头来,眸色漆黑如墨,散发出令人心醉的魅力。他抬起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缓缓靠近季璃的臀部。

季璃没料到他这般主动,一时有些惊喜,双手作小拳头状轻轻砸在沈淮南的胸口上,娇俏道:“真讨厌,这么直接干嘛,人家会害羞的……啊!”

沈淮南从季璃屁股底下抽出一张纸,面色如常,淡淡道:“不好意思,你压着的是我的重要资料。”

季璃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终于忍不住拍桌怒道:“老娘付了你那么多律师费,我要你陪我去警察局补录口供,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3

季璃和沈淮南一前一后走进警察局,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警察笑呵呵过来跟季璃打招呼:“季小姐,你来了啊。”

季璃一愣,满脸疑惑道:“咱俩见过hh22me吗?”

中年警察也是一愣,嘴里嘀咕道:“这大明星还真是架子大,昨晚上刚审讯完,今天就不认得了。”他摆摆手,指了指面前的几张凳子,随口道:“得了,坐着吧。”

两人坐下,沈淮南沉声道:“请问警方还有什么问题需要了解吗?”

中年警察正色道:“是这样的,我们了解到,昨晚是一起预谋发起的援交活动,有人通过社交账号将一些不太出名的模特演员介绍给富商名流,赚取高额的中介费,我们正在追踪那个账号,不过目前还没有线索。季小姐,今天叫你来主要是想请你再详细描述一下昨晚的状况。”

季璃便又从头到尾仔仔细细讲述了一遍,警察同志听到她是被人叫到KTV去的,出言打断道:“等等,那你昨晚没有见到你的这位朋友吗?”

季璃摇摇头,道:“没有,她没在那个包厢。”

“她最好也能来录个口供,你能联系上她吗?”警察道。

季璃点点头,接连打了几个电话,一直都没人接听,便对警察解释道:“她也是个演员,可能在拍戏呢,不方便接听电话。我这个朋友的性格本来就迷迷糊糊的非得海参酒,应该是写错包厢号了。”

闻言,中年警察便站起身,道:“行,那今天谷子好就到这里了,感谢你的配合,你们可以走了。”

两人走出警察局,一股冷冽的秋风猛地袭来,吹得季璃立时便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自觉打了个喷嚏。

沈淮南看了一眼她裸露在空气中的肩膀,道:“你那件棉袄呢?”

什么棉袄,那可是Canada goose的进口羽绒服,一万多块一件呢!季璃默默翻了个白眼,脸上仍然挂着娇美动人的笑容:“忘在你办公室了,沈律师,看来我还得跟你回去一趟,你不介意吧。”

沈淮南凉凉道:“我介意。”

嘿!这人怎么油盐不进啊,季璃正要发飙,忽然一个西红柿从天而降,飞速砸在了她身上,红色汁水晕在裙子上,一片狼藉。

这时,又一个西红柿飞了过来,季璃吓得闭上了眼睛,鼻翼间却突然传来一阵薄荷香的味道,全身上下仿佛被一股热气团团围住,她抬头一看,竟是沈淮南。他双手紧紧握着她的肩膀,将她牢牢护在怀里,用背部替她挡住了西红柿的攻击。

扔西红柿的是几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她们恶狠狠地瞪着季璃,一脸气愤地骂道:“你这个肮脏的臭女人,勾引我们家哥哥!还玷污他的清白!我们警告你,以后离他远一点,否则我们跟你势不两立!”

说完,便气势汹汹地离开了。

季璃目瞪口呆,现在的小姑娘不得了啊,居然敢在警察局门口搞袭击,真是牛大发了!不过,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搞扔西红柿那套,创意还有待增强啊。

这时,沈淮南松开手,退后几步,眸色晦暗不明。

季璃蓦地想起刚刚那几个小姑娘的指控,赶忙解释道:“我最多只有勾引,绝对没有玷污!”话音刚落,她后悔地差点咬掉自己舌头:”我也没有勾引,只是正常的交往!你相信我!我是清白的……阿嚏!”一阵冷风吹过,季璃冻得瑟瑟发抖,忍不住又打了几个喷嚏。

沈淮南看着她一身的狼狈,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将西装外套脱下披在了季璃肩上,轻声道:“去我家换件衣服吧,就在附近。“

4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登堂入室,季璃心里一阵窃喜。

沈淮南去了卧室换衣服,她便一个人在房子里四处参观。整个房子的面积并不大,两室一厅,装修简约整洁,与他办公室的风格如出一辙。

季璃四处走了走,停在紧邻卧室的一间房门前,心下好奇,正想进去看看。刚从卧室出来的沈淮南见此屠海峰情景,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快步走过来挡在门前,冷声道:“未经允许擅自进入别人的房间,你连最基本的做客之道都不懂吗?”

季璃还是头一次见他这么疾言厉色的样子,被吓了一跳,片刻后才回过神来,没好气地嘀咕了一句:“不进就不进,这么凶干嘛?”

沈淮南扔过几件衣服,转身向客厅走去,嗓音清冷:“赶紧换好衣服从我家里离开。”

季璃奋力把脑袋上的衣服扯下来,露出一个小脑袋,朝着沈淮南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道:“那请问,我现在可以进你的卧室吗?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在这里换也完全没问题哦。”

沈淮南脚步一顿,闷声回答:“……进去。”

一张白色欧式大床,上面铺着深蓝色床单,西装衬衫按照颜色深浅整齐排放在衣柜中,没有任何女人存在过的痕迹。

很好,她离目标又进了一步。

五分钟后,季璃迈着性感的模特步娉婷走出卧室。沈淮南听到动静,从沙发上转头看过来,眼神在一瞬间漆黑如墨。

只见她全身上下只穿着那件浅灰色毛衣,她故意将领口撕大,呈露肩款式,毛衣的下摆露出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美艳不可方物。

季璃走到沈淮南面前,转了一个圈,娇俏问道:“好看吗?”

沈淮南敛眸,沉声道:“季小姐昨天身陷囹圄,今天街头被人袭击,现在网上已经是天翻地覆,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季璃无所谓地笑了笑,道:“我的人生信条就是四个大字——及时行乐,人家怎么说是人家的事,反正我没做的就好了,管那么多做什么。再说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没有昨天那桩乌龙,我还遇不到你呢!对吧?”说着,她坐到沈淮南身边,长腿交叠在一起,若有似无地蹭到了他的大腿处。

沈淮南却似乎完全没有接收到她眼睛里的那汪秋波,侧身避开她的接触,只道:“娱乐圈里起起伏伏,千变万化,你就不怕这件事会让你身败名裂,再也无法翻身?”

“这个我倒没想过,”季璃耸耸肩,道,“不过我早就做好过气的准备了,我不会唱歌,演技不好,也没有后台,就只有这张漂亮脸蛋,早晚都会过气。我就想着趁当红的时候多赚点钱,然后下半辈子去周游世界,见识一下环肥燕瘦各种类型的帅哥,哈哈!”

一时得意忘形,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季璃连忙捂住嘴巴,尴尬地笑了笑,道:“不过我没想到会这么早退休,钱还没存够,暂时还去不了哈……更何况,我现在心里只有你哦!”

沈淮南那张英俊的侧脸近在咫尺,季璃怦然心动,大着胆子一点一点靠上去,就在即将接触的那一瞬间,沈淮南突然站起身。

“季小姐,请自重!”他冷声道,“我给你的经纪人打了电话,他很快来接你。”

季璃闷闷地“噢”了一声,心里那团激情燃烧着的火焰立时就成了小火苗。沈淮南去了厨房,她一个人干坐了一会,觉得无聊,又开始在客厅里四处溜达,谁知,这次竟一眼看到了放在电视柜上的照片。

照片里的沈淮南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蓝白色相间的校服,模样与现在很相似,更是更为青涩,是那种高中校园里典型的校草长相。

季璃仔细看了半晌,惊叫道:“呀,你是不是也在晨曦中学上的高中啊,我也是樱姬百度云欸!怪不得我老觉得你眼熟,可能我们还真的在学校里见过呢!”

“放下!”沈淮南匆匆从厨房里跑出来,神色有几分焦急,伸手欲拿回照片。

“怎么,房间不给进,照片也不能看?你这房子怎么处处是地雷啊,我还偏不给你!”季璃往后退了几步,将照片抱在怀里,故意逗他。

沈淮南眉头紧皱,攥住季璃的手腕,正要去拿,季璃一个闪躲不及,跌落在沙发上,沈淮南猝不及防,直接顺着那股力道压在了她的身上。

两人身体毫无缝隙地贴合在一起,季璃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体上每一丝细微的变化,他看着清瘦,没想到实际上身材这么好,那完美结实的王加行肌肉线条透过温热的皮肤,一点一点的传递过来。

季璃修长白皙的手梁吟在智立方结局指从沈淮南的衬衫下摆滑入,轻轻向下浮动,眼角含笑,像一个妩媚而娇艳的女妖,勾唇道:“让我数数你的腹肌有多少块,一块,两块,三块……“

每数一块,她的手就向下滑落一分,直到说到第六块时,沈淮南突然猛地攥住了她的手。他的表情有些吓人,眼睛发红,额头上都是汗水,全身上下都烫得抠抠团榆林要命,喉头剧烈地上下波动,嗓音暗哑低沉,“季璃,这是你自找的!”

唇齿相触的一瞬间,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沈淮南徒然惊醒,蓦地站起身,神色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道:“抱歉,是我失控了。”说完,便快步走向卧室。

一盘煮熟的鸭子居然飞了!季金童玉子璃心下大怒,接起电话,直接对着小何爆了句粗口。

沈淮南很快从卧室出来,神色已恢复了之前的清冷倨傲,他将季璃送到门口,思索片刻,还是道:“季小姐,提醒你一句,人心难测,建议你以后跟你那位朋友保持距离。”

季璃不解,怔愣间,沈淮南已经关上了门。

这一晚,沈淮南又做梦了。

梦里,还是那个穿着校服短裙的少女,脸上带着张扬而明媚的笑容,雀跃着扑进他的怀里,红润的嘴唇仿佛这时间最鲜美的樱桃,声音娇俏而柔美:“沈淮南,那堆无聊的课本能有我好看吗,我都在这里了,你还不快来抱抱我?”

他倏然惊醒,浑身冷汗。窗外夜色如水,他走进隔壁那间封锁的房间,点燃一支烟,自嘲一笑。他总是这样,一边厌弃着这样的自己,一边却又不自觉地想起那段早已尘封的过去,在无数个夜晚里自我折磨,反复纠缠,挣扎着不肯放过自己。

一如这悠长岁月里的每一个漫漫长夜。

5

上次差点擦枪走火之后,沈淮南的态度却比之前还要冷淡。季璃借取衣服加币,CF手游,恶魔少爷别吻我的理由,接连去了几趟华创,毫无疑问都吃了闭门羹,最后一次还是被两个保安给叉出去的。

遭遇这等奇耻大辱,季璃彻底心灰意冷。勾搭帅哥不成,她还是趁着年轻貌美好好奋斗事业吧,便打了个电话给小何,问最近有没有什么通告。

小何叹了口气道:“你折腾这么久,终于想恶魔胆汁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哎,打了也没用,你现在在网上都快被黑出翔了,哪个剧组敢用你?”

“不会吧?”季璃震惊道,“我就不相信,难道一个都没有?”

小何想了想,道:“有倒是有一个,只不过是个小配角,只有三天戏份,酬劳连你之前的零头都不够。接不接?”

季璃一拍腿,斩钉截铁道:“接啊!蚊子腿也是肉啊,为什么不接?”

小何提醒她道:“这部戏的女主角是时婧。你出事不到一个月,你这位好闺蜜已经抢了你三个广告代言,四个杂志封面了。”

季璃不以为意道:“反正人家不要我,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的她的有什么区别啊?”

小何终于忍不下去了,大吼一声道:“你丫是不是缺心眼?”

这部戏是时婧出道四年之后终于等到的机会,剧本讲述了时婧饰演的女主角从一个卑微的宫女一路过关斩将,最终成为一代宠后的故事,结合了时下最流行的宫斗元素和大女主类型,制作团队也十分厉害,不出意外应该会成为明年的爆款剧。

季璃在这部剧里饰演的是一个跟女主角一起进攻的小宫女,因嫉妒女主角的才华屡次陷害她,最终弄巧成拙一命呜呼的故事。总的来说,就是一个打酱油的。

她换完宫女装,导演一看,立刻就皱起了眉头,道:“宫女怎么能比女主角还好看?不行,再去给她倒持倒持!”

于是,季璃又被拉到了化妆间,涂黑了皮肤,换了个蜡笔小新的眉毛和芭比粉的口红,导演这才勉强满意。

时婧来得很晚,坐着一辆季璃从没见过的黑色豪华保姆车,一下车就有数十个助理簇拥上来。季璃还没来得及跟她打招呼,第一场戏就要开拍了。

这场戏是季璃饰演的小宫女陷害女主角被她发现,女主角伤心气愤之下狠狠打了她一个耳光。开拍之前就已经沟通好了,为了拍摄效果决定采用真打。

其实只要两个人配合得好,角度和时间抓得巧妙,真打也不会太痛,季璃对她们俩的默契很有信心,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

时婧不愧是科班出身,将遭遇背叛后的不可置信和怒不可遏表演的入木三分:“你是我入宫以来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我对你推心置腹,处处护着你,你为何要屡次三番陷害于我?!”

话音刚落,一声响亮的耳光声落在了季璃的脸上,所打之处的皮肤瞬间红了起来。

时婧面露歉意,对导演道:“导演,我最后一句台词没说好,可以再来一次吗?”

导演自然答应。

就这样,时裴怀贞婧总是能找着一个重拍一遍的理由,前前后后总共打了季璃六七个耳光,次次声音清脆,格外响亮。

第八次时,季璃抬手攥住了时婧的胳膊,目光微沉,道:“婧婧,你怎么了?”

时婧看着她红肿的像块馒头的脸,忽然笑了,抬手对导演示意,道:“导演,小璃不太舒服,我们休息一下再拍吧。”

一时众人散去,季璃仍然脚步未动,定定地看着时婧。

时婧接过助理递过来的咖啡,轻啜了一口,抬眸看过来,勾唇一笑道:“小璃,你觉不觉得这两个角色其实很像我们,只不过人物却是相反的。她们同时入宫,一人平步青云成为一国我的绝色御姐老婆之母,另一人却受尽屈辱横死狱中,而我们一同出道,你是流量巨星备受瞩目,我却默默无闻地跑了四年龙套,呵,多讽刺啊。”

季璃心中一刺,咽下喉头的腥甜,声音微颤:“一直以来,你都是这么想的吗?”

“不然呢?”时婧冷笑一声,道:“高中时我门门功课都是顶尖,比你努力,比你优秀,长得也不比你差,可是只要你一出现,我就永远都是配角,就连我暗恋的男生他心心念念的都是你!

后来,我考上了电影学院,拍了好几部戏都没有水花,而你呢,上了个野鸡大学,出门拿个外卖都能被星探发现,随便拍了几张写真居然红透娱乐圈。凭什么?季璃,你告诉我,你凭什么?”

季璃看着她,缓缓说道:“那么,那晚在KTV……”

“没错!”时婧轻笑,道,“那晚我碰巧看到包厢里的场景,便故意打电话叫你过来的,警察也是我叫来的,我就是要你声名狼藉,一败涂地,永世不得翻身!”

“如今,风水轮流转,你成了被世人唾弃的宫女,而我,才是这个宫里最至高无上万众瞩目的皇后!”

“你这个角色是我向导演要来的,不为别的,就为了刚刚那八个耳光,用来偿还我这备受屈辱的十年时光。现在,你可以走了。”

季璃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的片场,去机场,过安检,上飞机,出机场,像一个没有知觉的机器人在机械地做着这些事情。

凌晨十二点钟的北习仲法京,她没带助理,没有通知公司,独自一人站在街头茫然不知前路。

有好心的出租车司机路过,摇下车窗,问道:“姑娘,去哪啊,我拉你一程?”

季璃想了想,轻声道:“晨曦中学。”

阴云密布,电闪雷鸣。季璃坐在晨曦中学操场的单杠上,望着风雨欲来的夜空,有一搭,没一搭地晃荡着双腿。

一阵响彻天际的雷声过后,终于下雨了。她抬起头,让绵密的雨滴顺着额头留下了,此时终于感到一丝冷意。

突然,季璃感觉到眼前笼罩了一层黑影,鼻翼间传来熟悉的薄荷香,她低下头,看到沈淮南撑着一把黑伞,傲立于漫天雨雾中。(作品名:《律师哥哥》,作者:姜窈。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高家宁罗蕊幕右上【关注】按钮,进入作者主页,看本篇故事精彩后续。

热门
最新
推荐
标签